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家庭主妇的秘密日记。

晚上蓉蓉告诉老公说约了几个朋友打麻将。 吃过晚饭,监督孩子做完作业已经快七点半了, 接到朋友的电话于是匆匆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出门了。 离开家门,蓉蓉没有进电梯,而是拐到了不远处的安全楼梯间。 静静地站了一两分钟,观察外面确实没什么动静, 便立刻悄悄地走了出来拐了个弯径直走到了同一楼层的1506房间门口, 举手在房门上敲下了「哐、哐哐哐、哐哐」的有节奏的敲门声。 很快,隔着房门便可以隐约听到里边传出来的细微响声。 门被从里边打开了一道缝,她整了整衣装,推门而入。 门的那一边,是一个身材瘦弱的赤裸男子, 朝着她将脸埋在地面静静地跪着见到蓉蓉迈步进门立刻将头探到了她的脚下伸出舌头在她高跟鞋面舔舐了起来。 蓉蓉轻轻抬起脚,男人一个侧头用嘴叼住了她的鞋跟, 稍稍一摆头她的鞋子便顺利从脚下被脱了下去。 很快,一只拖鞋被准确地捧到了她的脚边,温柔地将鞋子穿进了她的脚上。 蓉蓉将穿好拖鞋的一只脚踩在了地上,紧接着男人又用同样的方法给她另一只脚也穿上了拖鞋。 穿好鞋子,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身子转了个个, 头朝着里屋四肢着地趴在地上蓉蓉顺势一坐, 两腿跨着他整个身子坐在了他的背上。 她们的正前方,三个中年女人正坐在沙发上吃着零食聊着天, 看到男人驮着蓉蓉朝她们爬去脸上纷纷露出了欢快的笑容。  一蓉蓉今年三十四岁,是一个全职家庭主妇。 她有一个六岁的可爱的女儿,丈夫是一家公司的中层小干部, 有着一份还算可以的收入一家人过得倒也富足。 只是不知不觉,她们已经结婚七年,俗话说「七年之痒」, 如今的日子虽说过得还算舒适但每天却总是重复着单调乏味的生活。 自从结婚后蓉蓉便没有再工作,除了相夫教子、洗衣做饭, 闲暇时间能做的也就是逛逛街、看看韩剧或者是跟朋友打打麻将以消磨一下无聊的时间。 生活的激情正在一天天被消磨殆尽。 直到两个月前的那一天……那天中午, 蓉蓉在附近超市买完菜正往家走。 刚进自己家所在的小区拐过一栋公寓楼的时候, 忽见一个人影从自己面前一扫而过匆匆地朝自己家所在的那栋楼方向跑去。 蓉蓉认得那人,他叫王野,就住在自己同一楼层的1506. 因为王野上下班经常与自己共用一个电梯所以偶尔也有过聊天。 她只知道王野是一家公司的职员,现在仍单身独居, 其他就一无所知了。 王野跑过之时蓉蓉见从他手中拿着的一叠东西中掉下了一件什么。 本身上前叫住他却见王野跑得匆忙一熘烟早已不见踪影, 似乎他也并未看见自己。 蓉蓉只得走上前去捡起王野掉落的东西,那是一张光盘, 没有封面看起来好像是自己私自刻制的。 蓉蓉没有多想,将光盘放进挎包内,打算一会儿送到他家去。 丈夫还未下班,女儿也没放学,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蓉蓉收拾了一下东西,从包里取出那张光盘的时候这才想起之前那件事。 本打算立刻将光盘拿去还给王野,想到此时家里就自己一个人, 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看看光盘内是什么内容。 想到这些,怀着好奇的心理,蓉蓉打开电脑将光碟插进碟仓, 里边是几十个视频文件随便选了一个双击点开, 很快一段视频立刻开始播放。 一开始,黑色的屏幕上打出了YAPOO 几个红色英文字母, 蓉蓉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紧接着,一些参杂着汉字的日文字幕闪过之后, 镜头迅速切到了一个被关在一座堆满了内裤和胸衣的铁笼子内的赤身裸体的男人身上 此刻他正捧着一件女人内裤紧紧地贴在脸上忘情地吮吸着。 很快,几个女人出现在屏幕上,站在笼子外看着笼内的男人指指点点、有说有笑。 她们说的是日语,蓉蓉听不懂她们在说些什么, 但从她们居高临下的眼神内蓉蓉很容易读出了鄙夷和蔑视。 接下去的内容则赤裸裸地演绎了这几个女人对男人采用各种方式进行不堪入目的凌虐: 烫烙印、针刺、鞭打、滴蜡、捆绑、打踹、踩替, 整个过程充满了血腥和暴力男人痛苦的嚎叫与女人们预约欢快的笑声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彷佛她们的脚下那个男人只是任由她们随意玩弄的工具。 那画面是如此的真实与直接,血、泪以及女人近乎疯狂的虐笑声的交织竟然使蓉蓉内心涌出一股难以名状的兴奋。 再往下的内容简直更加匪夷所思,男人被那几个女人锁在地上, 他的头被固定在了一个坐埝中空的椅子正下方 一个用透明塑料围成的漏斗固定在了椅子下方 漏斗小口一端则直接插进了男人用仪器撑张开的嘴里。 一个年轻女人面带笑容跨着男人站在椅子前, 只见她拉起短裙慢慢脱去了自己的内裤,坐在了椅子上。 镜头角度一转,自下而上照在了女人的臀部, 只是被一层厚厚的马赛克遮挡着看得不是太真切。 蓉蓉似乎知道了她要做什么,果不其然女人肝门处一团黄浊的东西在模煳的屏幕上蠕动, 那团东西越来越长最后顺着漏斗径直掉入了男人口中--女人竟是在往男人嘴里拉屎。 看到这些蓉蓉只感觉肚子里涌出一口起堵在胸口吐不出来, 一种即恶心又蠢蠢欲动的说不出的感觉促使她立刻关掉了电视 不敢再往下看--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内容。 「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受虐狂?」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没想到自己的邻居,那个外表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王野, 居然是个变态。 」整整一整天,蓉蓉的内心始终无法平静, 脑子里是甩之不去的那光碟里的内容。 直到下午趁着丈夫与女儿都不在家的时候,始终按捺不住好奇与渴望的她终于再次拿出光碟, 又陆续点开了其他视频全是那个叫YAPOO 的类似内容。 「看到邻居王野那样变态的慾望,这让我感到很惊讶……」夜深人静之时, 蓉蓉偷偷拿出日记本工工整整地写下了这句话。  二第二天傍晚,蓉蓉从外边回家。 路过离家附近的小巷子时正好遇到了下班回家王野。 「蓉姐!」王野看到蓉蓉先跟她打了招唿。 王野比蓉蓉小很多,所以见面时一般都称她为「蓉姐」。 看到王野,想到昨天看的那个视频,蓉蓉顿感脸上火热, 心里如效率乱撞般砰砰直跳。 「是你啊小王,真巧啊!」蓉蓉笑着回答了他, 「刚下班?」「是啊!」王野满脸堆笑地看着蓉蓉 那笑容让蓉蓉感到浑身不自在。 「我帮你拿,我帮你拿……」看到蓉蓉手上提着一袋东西, 王野立刻伸手过去主要要帮她拎蓉蓉也没跟他客气, 将袋子递给了他。 结果袋子的那一瞬间,蓉蓉似乎感觉到王野趁机在自己手背上上摸了一下。 「这个死变态!」蓉蓉内心咒骂着,表面依旧保持不动声色。 她俩寒暄了一下,便并排一起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对了,认识你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小王你几岁了呢?」「哦!我今年二十四了。 」「是本地人吗?」「不是,老家在外地, 自己一个人在这工作。 」「有女朋友了吗?」「呵呵!还没呢!」「怎么, 条件高?看不上别人?」「呵呵看蓉姐你说笑话了。 我一外地人什么都没有,哪家姑娘能看得上我啊!」「那也不能这么说, 感情好志趣相投,有钱没钱的也没啥。 你说是不?」「对!对!蓉姐您说得对!」「你给蓉姐说说, 喜欢什么样的我给你介绍。 你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啊?」「爱好……这个……呵呵……」谈到这个的时候蓉蓉明显感到王野脸上闪过一道红晕, 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没有继续往下说。 蓉蓉也猜到了他在想什么, 心里只感觉一阵好笑: 「你这死变态, 看来就喜欢女人玩你最好娶一个母老虎玩死你!」想到这些, 蓉蓉忍不住微微转头用眼角瞄了一眼王野细心的她发现王野走路之时总是刻意把手中拎着的袋子挡在自己的裆部正前方, 待她稍稍观察一下景发现王野裤裆处早已像一顶帐篷般高高隆起 任王野将另一只手插进裤袋中企图将裤子里已石化的肉棒压制下去却仍无法奏效。 「这个男人,我只是跟他说了几句话而已他下面居然已经勃起了, 看来这家伙早就对自己心怀不轨了。 对,给他一点颜色瞧瞧!」想到这里蓉蓉赫然玩性大发, 心生一计。 「哎呀!」蓉蓉娇羞地轻声喊了一声,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蓉姐怎么了?」王野闻声连忙凑了过来, 一脸关切地问道。 「我的隐形眼镜,好像是掉了!」蓉蓉装着用手揉搓一直眼睛, 装出一脸焦急的神情「哎呀!也不知道掉哪去了, 这下可麻烦了……」「别着急我来帮你找!」王野话还没说完, 整个身子早已趴在了地上眼睛死死盯着地上在附近地面来回仔细寻找。 蓉蓉微微迈了一步,王野整个身子就像是钻入了她的胯下, 脸几乎已经要贴到她的高跟鞋面。 「找到了吗?」「还没,您别着急, 我再仔细找找。 」王野只顾找寻,没注意到高高站着的蓉蓉对他居高临下投来鄙夷的目光。 「哎呀!」突然蓉蓉脚下传来一声尖利的惨叫, 却见蓉蓉的一只脚不知什么时候踩在了王野按在地面上的右手 那尖尖的鞋跟在蓉蓉身体的重压下深深扎进了王野手背的皮肉内 这突然而来的疼痛疼得王野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本想再狠狠踩他几脚,可考虑到这里是在街上, 蓉蓉只好将脚移开鞋跟拔出之时带出了一串血星。 「怎么了?哎呀!真不好意思,你没事吧!」蓉蓉蹲了下去关切地问道。 看着满脸大汗地抱着已经被踩出血丝缺欲哭无泪的王野, 蓉蓉内心瞬间涌出一股想笑的冲动却只能强烈地克制住。 「没事吧?疼不?真不好意思一不小心踩到你了!」「有伤到没?」「没事!没事!真的没事!」王野一抬头, 赫然见到蹲在他面前灿若桃花的蓉蓉她那被短裙紧紧包裹着的支起的双腿内若隐若现地露出内裤一角。 看到这些王野顿时一阵慌乱,下体肿胀地更加剧烈, 只得咬着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埋下头继续寻找以求转移注意力。 「您别急,我再继续给您找啊!」「算了算了, 就一副隐形眼镜也值不了多少钱没了就没了吧!」说着蓉蓉径直站起, 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只留下跪在地上的王野盯着她的背景愣了好一会儿, 这才连忙站起拎着东西赶紧跟在了她的身后。 这天晚上,蓉蓉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左手拿着一条长长的皮鞭, 右手牵着一根铁链铁链的另一端固定在了跪在地上的王野的脖子上, 想像着自己想女王一样命令王野的样子梦中的蓉蓉不自觉就兴奋了起来, 举起手中的皮鞭朝着王野的背上狠狠地抽了下去。 「啊!」一道惨烈的尖叫声回荡在了蓉蓉的脑海, 从梦中醒来的蓉蓉睁开眼睛看到的只有一片黑暗, 身边只有还处在酣睡中的丈夫。 蓉蓉感到下体有些异常,用手一摸,自己的内裤早已湿透了。 蓉蓉悄悄爬下了床, 取出了自己的秘密日记本: 「今天故意踩他的手时, 那小子出神的表情我突然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下周, 请朋友过来商量一下看怎样才能教训那个受虐狂……」 三「嗨!蓉蓉, 我们来了!」「这么急找我们来有什么事啊?」「你说的那件有趣的事到底是什么啊?」客厅内 三个女人围着蓉蓉吵吵嚷嚷给这平静的家庭带来了难得的热闹。 「别急嘛!」蓉蓉给她们一人端了一杯水, 故作神秘地说道「今天给你看一个有趣的东西, 嘿嘿!」这三个女人是蓉蓉最好的朋友幸娟、黛云和雅泉, 她们都是住在这个小区内的家庭主妇除了雅泉有正式工作, 其他两个人都跟蓉蓉一样都是全职主妇。 四个人年龄相仿,性格相合,住得又近,所以经常在一起打麻将什么的, 逐渐形成了一种无话不说的亲密关系。 蓉蓉让她们在沙发上坐好,进房间里找出了那张光碟, 插进电脑内给她们播放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的播放时间过去了,几个人看得十分认真, 相互间一句话都没说。 待播放结束蓉蓉将光碟取出,顺便观察了一下她们的表情。 果然如她所料,她们三人脸上都显露出即兴奋又厌恶的表情, 想来与前两天自己刚看到这片子时的表情是一样的。 「真恶心!」幸娟首先开腔,「蓉蓉你怎么会看这么恶心的东西, 太变态了!」「就是你从拿弄来的这玩意, 真是……」黛云欲言又止撇了撇嘴。 「呵呵,这可不是我的。 」蓉蓉解释道,「我跟你们说啊,我的邻居是个变态, 受虐狂这张牒就是他的……」接着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前后一五一十得都告诉了她们。 「居然会有这种人,真不可思议!」「没想到吧, 呵呵!我当时也吓了一跳。 」蓉蓉,幸娟和黛云的兴趣顿时被激发了起来, 三个人围绕着这个话题热聊了起来唯独雅泉表现地十分冷静。 「这是SM!」刚才一直没说话的雅泉突然开口说道, 「你的邻居估计是个M.」「SM?」三个人都没听说过这个 表现得十分好奇「这是什么?」「SM就是……」雅泉给她们讲解了起来, 她是她们四人中唯一有念过大学的以前就曾听说过这个, 虽然了解得并不多但仍很努力地将自己所知的关于SM的一切都一一给她们做了讲解。 三个人似懂非懂,却也听得津津有味。 「好像挺有意思的啊!」听完雅泉的讲解, 黛云说道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没错,天底下还有这种好事,你说我天天在家伺候我们家那口子, 都快成黄脸婆了。 要是有这么一个人这么下贱地伺候我那该有多好。 」幸娟感慨道,一脸浮想联翩的表情。 「世界这么大,什么人都有,有什么好奇怪的, 呵呵!」雅泉表现地依旧冷静。 「我有一个想法,你们看……」说话间蓉蓉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 跳出了一个念头立刻脱口而出对她们说了起来。 三人听完后都大吃一惊。 「这能行吗?」黛云说道。 「对啊,我们什么都不懂。 万一,被人知道了怎么办?」「怕啥,这事就咱们四人知道, 再说那个变态瞒着别人还来不及呢,怎么还会让人知道呢?至于说咱们不懂, 可是雅泉懂啊她可以教咱们啊!」「这事情我可不懂啊!」雅泉打断了她的说话, 「这东西我也只是道听途说的其他的就一无所知了。 再说了,我可没你这么变态啊!呵呵!」「哎呀!雅泉, 你一定行的咱们几人就你读书最多,什么都懂, 我相信这点小事一定难不倒你的你看咋样?你就答应了吧!」「这个嘛!那好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正好找点乐子!」雅泉莞尔一笑, 其他两人也没再表示出反对意见这事情就算是这么定下来了。 接下去的两个星期她们只要一有空便会凑在一起, 雅泉废了很大精力从网上给她们找来了许多关于SM的资料、信息 有文字有图片,也有视频。 她们像是四个刚入学的小学生,对一切新生事物都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 那段时间她们几乎所有身心都放在在这件事了, 在雅泉的指导下她们像婴儿吮吸母乳一样尽可能吸收着关于SM的一切知识。 终于,行动的日子就要到来,四个人凑在一起进行了最后的谋划。 「真的要做吗?会不会出问题啊?」「怕啥,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 」蓉蓉给她们打气。 「可我还是有一点紧张啊!」「没关系, 按照计划来不会出问题的。 」「好了都别说话了。 」雅泉打断了她们的说话,「现在我对计划来进行最后的说明, 大家一定要记住怎么做按计划来,做好各自的事情就行了。 」「你,负责控制住他,一定要先发制人, 不能给他任何反扑的机会。 」「你负责责问,态度一定要越凶越好。 」「你跟我负责搜查,一定要把现场弄得越乱越好。 」「明白!总之,我们就是当时的『目击者』, 你就瞧好吧!哈哈!」「行动就在星期天晚上 怎么样!」「同意!」大家齐声喝道。 「明天,将会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那时我将会如何脱胎换骨,变成一个伟大的女王呢?我似乎已经看到那个高贵的自己了, 真的很期待加油!」 四「叮咚!」王野正在电脑前浏览着SM网站, 突然听到门外传来的门铃声。 王野立刻来到门口,将门打开了一道缝, 发现门口站着的是熟悉的蓉蓉这才放心地将门打开。 「蓉姐,是你啊!找我什么事啊?你请……」打开房门看着蓉蓉, 王野才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蓉蓉脸上带着一股强烈的怒气, 她的身后站着三个女人也都怒气冲冲地瞪着他。 「发生什么事了吗?你好像……很生气……」还没等他说完蓉蓉已抢先一步, 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怒声喝道: 「你这个混蛋 亏我还一直当你是个好人没想到你是个变态!」说着勐地一推, 其力道之大将瘦弱的王野推得往后踉跄了几步瘫倒在了地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些女人早已一拥而进将房门关起。 此刻另有一个女人冲了上来抬起一只脚朝着他的面门踹了下来, 将正欲挣扎着站起的王野再次踹回到了地上。 紧接着王野只觉得脖子一道刺痛,好像有什么顶着他的喉咙, 等反应过来了才发现刚才踹他的那个女人正用脚踩着他的脖子 尖尖的高跟鞋尖正好顶在了他的喉结上只要动作一大鞋跟完全有可能刺进他的喉咙。 踩着他的正是黛云。 黛云身材丰满高挑,一米六八的个头埝上好几公分的高跟鞋跟, 站在瘦小的王野面前就像是一个女巨人具备极其强烈的压迫感。 「搜!」蓉蓉一声令下,幸娟和雅泉立刻分赴房间各处, 里里外外翻箱倒柜地翻找了起来不一会儿整个房间被翻得像个垃圾堆。 「找到了!」雅泉大喊了一声,从里屋跑了出来, 将一团东西递给了蓉蓉。 「我也找到了!」幸娟紧接着抱着一叠东西也出来了。 「真是可恶啊!亏我还当你是朋友,可你竟然敢偷我的内裤!」蓉蓉怒气冲冲地喝道。 「什么?我没……没有……」「别跟我装煳涂。 」蓉蓉展开雅泉递给她的那团东西,那是一个透明的塑料袋, 里边装着一些东西。 蓉蓉将袋内的东西一股脑全都倒在了地上,全都是各种颜色的女人文胸和内裤。 「这就是证据!」蓉蓉指着地上的内裤说道, 「我说我家的内裤怎么总丢呢原来你就是贼。 」「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呢?你们一定搞错了, 不是我……」「闭嘴!不是你那这些是什么 这些全是我穿过的内裤难道我还会认不得吗?」「没错, 是你在蓉蓉准备洗衣服的时候偷走的我们都看到了!」其他三人纷纷帮腔。 「可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哪来的啊!」王野努力为自己辩解。 他确实不知道,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她们事先准备好带进来的。 「他还不承认,你们看这个!」幸娟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了茶几上, 她们拿了几件看了一下全都是一些印刷精美的日文SM杂志和光碟, 这些确实是幸娟从王野的房间里搜出来的。 「哼!像你这种看这种东西的变态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 依我看还是报警算了让大家都看看他是什么人, 少跟他废话。 」「不要啊!求求你们,千万不要报警, 我承认我承认是我偷的。 求求你们不要报警,报警我就完了!」一听说她们要报警王野顿时慌了, 立刻改口承认。 「承认了?承认就好,我们也不是不说理的人。 不过,既然你偷了我的东西,那就必须要赔偿。 」「我赔!我赔!多少钱你说。 」王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黛云已经将脚松开, 四个女人此刻正坐在他面前的沙发上带着鄙夷的神情看着自己。 「给我跪下!」蓉蓉厉声喝道,王野像是瞬间被抽取了骨头一般浑身没了力气, 两脚不受控制地一软整个人跪在了地上。 「没规矩的东西!哼,我们可不想贪你那点钱, 既然偷了我的东西那就必须要用你的身体来补偿。 」「我的身体?」「没错!把衣服脱了!」「是!是!」王野唯唯诺诺地应答者, 颤悠悠地站了起来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全都脱了个精光 将自己赤裸的身体完全展现在了这几个女人面前。 「穿上!」蓉蓉从地上随意拾起了一件内裤和一件文胸扔到王野面前, 「你不是喜欢我的内衣裤吗那就给我穿个够!」王野无奈地拾起了内衣裤穿在了自己身上, 他那瘦弱的身子穿着女性的内衣裤显得十分滑稽 看得眼前四个女人哈哈大笑: 「没想到你穿上女性内衣裤的样子倒是蛮可爱的嘛!你这个变态!」「哦 对了!」雅泉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了一部相机, 对着王野狂拍了起来。 「你这是?」蓉蓉不解地问道。 「呵呵,留个影,有证据在手,就不怕他以后敢放肆了!」「聪明!」大家都对雅泉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怎么样,穿着我的内衣裤舒服吧?上面可是还留着我的味道哦!」「这……」王野低着头默不作声, 他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已经完全被这三个女人控制住了 更何况自己内心也完全没有想要反抗的意识。 「我问你,平时都对我动了什么歪念头了?」「我, 我没有……」「还敢说没有!」蓉蓉顺势抄起沙发上的电视遥控器就朝王野砸了过去 遥控器打在了他的肩膀上倒也没让他受伤「偷我内裤, 还看这些变态东西你敢说没有?老实交待!不说, 那今天这个照片我就……」「是……我说 我说。 平时,我就希望蓉姐你能像片子了那些女王一样……虐待我……」「虐待你?怎么虐待你啊?」「我……我希望您能绑着我, 打我骂我,用鞭子抽我,让我舔你脚,舔你鞋, 还有……舔你下面……」「还有呢?」「还有 我想……吃你的黄金喝你的圣水……」「真是个大变态, 满脑子都是这种肮脏的东西。 」「我问你,有没有吃过黄金圣水啊?」蓉蓉问道。 「吃……吃过……」王野低着头小声回答。 「你个变态!」她们纷纷骂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她们也都了解黄金圣水的意思, 除了黛云其他三人对黄金这种东西暂时还是难以接受。 「像被我们这样的女人玩弄你应该感到很兴奋吧?想不想天天被我们这么玩啊?」「我……」「回答!」黛云怒喝了一声。 「婆婆妈妈的!」「想……想……」王野像一只受惊的小鸡, 缩在地税浑身打颤。 「很好!」雅泉接过话来,「我可告诉你,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四个人的奴隶了,我说的可不仅仅是玩SM的奴隶, 而是全身心彻底成为我们的奴隶做我们的狗。 你必须绝对服从我们的一切命令,你要把你每个月工资的一半都献给我们。 」「你……你们这是勒索!」「没错, 就是勒索。 而且,以后我们每周都会来勒索你的。 如果不老实的话……」雅泉晃了晃手中的相机, 「我们就把你的这些照片贴满这里的大街小巷 寄给你的单位和家人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一个变态。 到时候……哈哈!」「听到了吗?」「听到……听到了……」被抓住把柄的王野已毫无反抗之力。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先到这里, 自己好好想想要怎么讨我们开心下次我们会随时联系你。 那些内裤就送给你了,上面有我们的味道,好好熟悉, 下一次我们要你凭着味道一件件挑出哪一件是属于我们谁的, 挑错的话……哈哈……」。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