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朝三暮四的同事。

武斗跟刘美丽正做在兴头上。 忽然闯进来一个女人。 武斗看见进来个女人,并没有收敛,反而恬不知耻的对冲进来的女人做个鬼脸, 他并没有停下来。 依然尽情的做着。 这时刘美丽看到了进来一个人。 她慌忙的站了起来。 武斗从她的身体里出来,女人捂脸冲出了厂长室, “厂长你咋这么无赖?” 刘美丽边整理裙子边说。 “我是跟她来个恶作剧,要不她该瞎说了,” 武斗也穿好衣服说。 “我这叫以毒攻毒。 用这种方式堵住她的嘴巴。” 刘美丽被武斗的巧舌如簧谎言蒙骗了过去。 闯进来的那个女人叫袁丽,袁丽还是个姑娘。 她来找厂长领工具,没承想撞上了这件事。 袁丽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到男女在一起做爱, 她觉得太龌龊了尤其是武斗胯下那个东西简直太丑陋了。 而且那么长,好像赶面杖,吓得她心惊肉跳。 浑身战栗。 袁丽回到家也没有从恐慌中醒来。 她像着了魔似的。 眼前总晃动那个丑陋的东西,这个东西充塞了她的整个世界。 使她不能自己。 她整天都做了。 心想这个厂长太操蛋了。 竟然当着她的面还那样。 武斗那张淫荡的鬼脸,像魔鬼一样伏在她的身上, 使她挥之不去这个天真的姑娘因为变得郁郁寡欢。 武斗自从上次被袁丽撞了他跟刘美丽的好事以来, 就注意上了袁丽袁丽个头不酸高,但在女人里面也不算矮, 属于中等个她圆脸大眼睛,身材丰盈,迷人曲线错落有致, 性感动人。 “袁丽。 那天你找我有啥事吗?” 武斗趁刘美丽家有事, 请假没有来上班将袁丽单独叫到办公室,问。 袁丽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 “找你领工具。” 袁丽是二班的小组长,那天由于工作关系, 需要领几把铁锹。 却赶上这件事,她没有领铁锹就回去了,班长问她铁锹咋没领来, 她撒个慌厂长不在,武斗以为袁丽跟刘美丽一样也是找他安排好工作的, 听了鸦丽的陈述原来是找他领工具的他有点失望, 但他看到袁丽性感迷人的身子内心又骚动不安起来。 “袁丽,你很美。” 武斗说。 “你好好干,大有前途的。” 袁丽紧张起来,唿吸有些急促,“厂长, 如果你我没有别的事我走了,还有工作等着我做呢?” “忙啥的, 再呆一会儿。” 武斗拿起办公桌上的烟,抽出一支,点燃吸了一口。 慢吞吞的吐着烟雾,“我还有话跟你说呢。” 袁丽刚想起身离去,但厂长说还有话, 她就僵在了哪里欠着身子很不得劲。 “袁丽,你想不想当班长啊?” 武斗玩弄着权术。 鸦丽没吱声,她不好说想还是不想,其实她非常想当班长, 可是这咋能说出口呢?只能在心里藏着。 这是她的心事。 武斗聪明就聪明能观察人的内心。 知道人需要啥。 “咋不说话?” 武斗问。 “厂长,……” 袁丽欲言又止。 “你有啥要求就说才湖来。” 武斗鼓舞着说。 “没啥。” 袁丽毕竟是个姑娘,每天有着姑娘的矜持。 这件事怎能轻易的说出口呢? “现在三班的班长尤花不好好干, 我想不她拿下来让你干,你看咋样?” 武斗色眯眯的望着袁丽。 袁丽不知如何是好,这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而言, 真是难以启齿的一件事。 “你不好说,你回去考虑考虑。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你看行吗?” 武斗问。 袁丽离开武斗的办公室,就心事重重起来, 其实袁丽是非常上进的很想在厂子里大有作为。 可是面对着这么一个色狼似的厂长,她又不知如何是好, 想起那天龌龊的场面她就心惊肉跳。 袁丽走了以后,武斗就找尤花谈话,“尤花, 最近你们班咋总落后啊……” 武斗依偎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问。 “无论在生产上,还是人员管理上,都不如别的班组, 你这个班长是咋当的。” 尤花战战兢兢的站立在办公室里。 “厂长,你放心,我会管理好的。” 尤花是位少妇,还没有孩子,她刚结婚几个月, 还在蜜月中脸上经常会莫名的出现幸福的红云。 武斗从前没咋欣赏尤花,尤花是那种性感的女人, 长得一般但受端祥。 并且身子里涌动的欲望。 武斗仔细上下打量着尤花,忽然发现。 尤花非常有韵尾,是那种丰乳肥臀类型的女人。 这种类型的女人容易让人产生联想。 现在武斗忽然对尤花产生了想法。 尤花身着一件碎花裙子,白地红花的那种非常诱人。 武斗在她身上瞄来瞄去的,像机关枪在她身上扫射。 扫得尤花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 “厂长,还有事吗?” 尤花轻声的问。 “尤花,你得努力啊。” 武斗意味深长的说,“我都忘了,你请坐,” “不了没啥事我不打扰你了。” 尤花急促的说。 “你坐下来,咱们谈谈工作上的事。” 武斗说。 武斗找她谈工作上的事,尤花就不好意思走了。 因为她毕竟是个班长,管二十多人,官不算大也不算小。 “那好,” 尤花嫣然一笑,坐在沙发上, 她并没有坐实而是欠着屁股坐在沙发上。 “现在想当你这个班长的人很多。” 武斗说。 “你得加倍工作啊,要不就要被淘汰下去。 你觉得你现在的职位咋样?” 武斗话峰一转问。 “挺好的,我很喜欢。” 尤花紧张的说。 其实尤花这些集体工,干的活并不太累, 她们都是女青年。 她们所干的活,就是从矿上井下提上来的煤车, 有煤底的给她们甩过来,她们把带有煤底的煤用铁锹挖出来, 然而由厂子对外销售这是没有成本的生意。 其实矿山也为了扶持青年厂,也和是说变相的安排青年。 让他们有个工作。 武斗有幸成为这样盈利厂子的厂长。 非常得意。 “喜欢,就应该珍惜啊。” 武斗说。 “厂长,你放心,我会努力的。” 尤花急促不安的说,同时脸涨的绯红。 十分动人。 武斗望着迷人尤花,提内荷尔蒙在汹涌膨胀了起来。 武斗也不在装了。 我站了起来,向尤花走了过来,挨着尤花坐在沙发上, 尤花挪了挪身子心速加快了起来。 “尤丽,你很性感。” 武斗伸出手在搭在她的肩头上,“而且十分动人。” “厂长,你不要这样。” 尤花打落了她的手,“请你放尊重点。” 这时一股好闻的体香飘上武斗的鼻端。 武斗为之一爽。 他将手伸了过来,这次不是地在她的肩上,而是更加暧昧的放在她的屁股上。 尤花慌张的站立起来。 扭着屁股走了。 这使武斗非常失望。 他在心里怨恨尤花,心想一定把尤花搞到手, 现在武斗有些得意忘形。 他在心里琢磨着,一定要把他厂子里的女人都搞到手, 因为她们都很漂亮风情各有千秋。 别具一格。 其实武斗现在的心态的为了占有,而不是为了爱为了性, 他的心态在扭曲既然他拥有这些权力,为什么就不能拥有许许多多的女人。 像要征服世界先征服女人。 “厂长,这几天你咋闷闷不乐呢?” 刘美丽上班, 发现武斗心事重重的问。 “想你贝,” 武斗讨好的说。 “竟瞎扯,” 刘美丽白了他一眼,“假话, 你只不定想谁呢?” “对了昨天家里的事办得咋样了?” 武朵想起了, 昨天刘美丽没来上班说家里有事,他佯装关心的问。 “其实也没啥大事。” 刘美丽温柔的看着武斗,“我老公阑尾炎犯了, 昨天做的手术。” “那你不去医院陪着他,还来上班?” 武斗说。 “我给你几天假,等你老公出院再来上班,你去吧。” 刘美丽没有想到武斗会是这么慷慨,无限感激的说。 “谢谢,厂长。 不用了。 有人陪护。” “对了,” 武斗似乎想起了啥似的。 “钱有吗?没有我在厂子里给你支点。” “有,不麻烦你了。” 刘美丽感激的说。 眼睛里蓄满了温情。 她伸手搂住了武斗,武斗把她压在沙发上,刘美丽发出兴奋的尖叫。 事后,武斗在厂子里给刘美丽支出五千块钱, 感动的刘美丽在跟他做爱时吸允着他那个劣根, 使他非常的爽。 世界上再好的东西被长时间占有也会腻的, 包括女人。 武斗天天跟刘美丽亲昵在一起,慢慢的对刘美丽失去了兴趣, 因为他是个不安分的男人他还在惦记着厂里那些花花绿绿的女人。 自从尤花拂了他的面子,他就在大会上小会上点明道性的批评尤花。 说她工作不到位,厂里给她班下达的指标完不成, 不想干吱声有都是人想干她这个班长。 武斗的话非常刻薄。 明天早晨班前会尤花都会被武斗数落一遍。 这使尤花非常恼火,但她又不敢发作,说白了, 她很在意她这个班长的位置她知道武斗为什么对她这样, 她甚至害怕早晨的班前会……怕挨训。 尤花想挽回这尴尬的局面。 但她懂得自己要发出啥样的代价,她很苦恼。 不知所措。 她是爱她老公的,这件事情咋能胡来呢?可是不那样, 她就没有面子在厂子里混整天武斗对她鼻大眼小的使她很尴尬。 她试图改变她的窘境。 经常在武斗面前强装笑脸,可是不管用。 武斗要的是实质的东西。 不是几个笑脸就满足了。 尤花权衡利弊,最后为了工作,为了前途, 她决定给他。 那天晚上武斗值班,天擦黑时,尤花敲开了武斗的办公室的门。 “我早就知道你会来的。” 武斗满脸的淫荡的笑。 “你请坐。” 尤花木然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一场蹂躏。 武斗凑了过来。 “不错,你今天打扮的更加性感。” 尤花想早到结束,就说,“你动手吧。 快点。” 她闭上了眼睛。 “这么着急?” 武斗惊讶的问,尤花不吱声, 闭着眼睛等待着。 武斗很快的将她扒光,并且粗野的把她压在身下, 狂野的动了起来。 无论武斗咋样使劲的做,尤花身体一点反映都没有, 像一具尸体冰冷棒硬。 “你咋这样?” 武斗做了一会觉得索然无味。 “跟死尸似的。” “好了吗?” 尤花问。 武斗又上了上来,竭力的希望她对他激动起来。 可是尤花依然还是刚才的姿势,你愿意做就做, 她还是平静面对。 就在他们京持下来时,刘美丽闯了进来, “你你们这是干啥?” 刘美丽惊讶的说。 武斗看到了刘美丽惊慌的从尤花身上下来, 尤花夺门而逃。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