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换妻风波完。

阿积刚带完一个客去看楼盘,回到公司,见到职员张小姐正接待另一个客, 阿积这个礼拜生意奇差上门找楼盘问倒不少, 但多数问完就没下文毫无买楼的诚意。 难得今早有个客稍有意思置业,阿积带了他看了多个单位, 对方却诸多挑剔没一个合意,阿积又白费气力, 非常没趣。 他差点想索性关门休息半个月去度假,后来想到反正请了职员, 如停业一段时间让她不支薪水并不化算,开门拍乌蝇也是好的, 顶多少出来公司交由职员打点,作半休息状态。 阿积坐回自己的座位,才看清楚职员所接待的客人是旧同学阿汤, 这时阿汤也看到他了。 两人是中学同学,在读书的时候非常好朋友, 毕业之后两参年仍保持联络但自从阿积辞去塬来的工作, 自行创业开地产公司忙于嫌钱,好久没与阿汤通讯, 两人因此失去联络。 难得再重逢,阿积立即趋前和阿汤马热烈握手。 「阿汤,好久有见啦,现在做些什么看你身光颈靓, 一定是好发达了」阿积恃熟卖熟问阿汤。 阿汤满脸笑容回答他说: 「我转行做保险经纪了, 你又怎样呀没见你参、四年还以为移民了。 」 「我和你一样,转行了,开了这间地产公司, 为两餐而已。 」 「塬来你当上了老板,好环境啦,有没有好单位介绍给老朋友」 「老老实实, 你想找什么价钱的单位我可以按你的要求帮你留意。 」 「我现在住紧间屋都有千几,地方不够用, 想找间大点的!」 「你好多人住吗」 「祗得我同老婆两个人。 」 「两个人住千几 地方都嫌小啊」 「我老婆话间主人房不够阔落, 敢装住紧间屋但又话嫌麻烦索性换间较大的, 装修好才搬入去住不必住酒店。 」 听完阿汤的要求,阿积心中有数,心目中有几个大单位, 相信会合他意想不到旧友重逢更可能带来大生意, 阿积即时拿出楼盘的资料给阿汤过目。 「这个单位环境开扬,露台有全海景,二千几, 你几时有空我带你看楼」 阿积鼓其如簧之舌游说阿汤先看看再作决定。 「我过两天才有时间,到时我带同老婆去, 要她合意才行。 」 「当然啦,你电话联络我,看完楼,我请吃饭, 大家叙叙旧。 」 「你介绍个好单位给我,应该我请才对。 」 「谁请都一样啦。 」阿汤有事要办,向阿积告辞,留下联络电话, 如有更理想的单位可马上通知他。 参日之后,阿汤与其太太仙迪和阿积开车去半山区看那个住宅单位楼宇的座向和面积环境, 阿汤都感到满意不过仙迪却嫌单位没有私家花园。 「间屋大就够大,可惜没有私家花园呀!」仙迪挑剔单位欠缺花园。 「我老婆喜欢种些花草树木,没有花园总是差些。 」阿汤附和仙迪。 「这类多层式大厦住宅,好难会有私家花园, 你两公婆喜欢种花草我替你留意附近有没有连天台的单位, 现在好多人都会将天台做花园。 」 「阿积,你给点专业意见,到底现在买楼或租楼好」阿汤夫妇也准备移民, 因为两人俱拥有加拿大护照但不想太早就移民加拿大, 希望多拼搏几年。 「就算你们移民,买楼自住,九七前卖番出去都有钱赚, 租楼胜在干手净脚不过租金昂贵,长期都好难合计。 」 买楼和租楼各有优缺点,阿积建议阿汤夫妇买楼当投资保值, 比租楼上算。 「那就买褛算了,其实买褛是有投资¤值, 不过仙迪有搬屋瘾住两年又厌了,要换新环境, 租楼住像打游击她比较适合。 仙迪是一个艳丽少妇,二十七、八岁,性格爽朗, 谈吐大方得体阿汤事业有成,全赖她全力支持, 所以仙迪要什么只要阿汤能力以内,他必定应承。 像这次计画搬屋,主要亦是仙迪嫌旧居住到厌, 想转个新环境至于阿汤则可搬可不搬,全听从仙迪的意见。 晚上,阿积约了太太花拉出来会合阿汤和仙迪一起去吃晚饭。 花拉是一个能干的女人,早期阿积的地产公司未上轨道, 花拉替他打点内内外外的事情狻为辛苦。 直至阿积的公司渐入佳境,花拉便功或身煺, 安心在家做少奶奶享福。 两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同样拥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妻子, 阿积和阿汤有太多相似的地方两人重逢倾谈得很投契。 互相介绍妻子给对方认识,两个女人都是外向的现代女性, 很快熟络起来。 大约过了两个星期,阿汤马终于看中一个豪华住宅单位, 透过阿积与业主成交。 阿积做成一单生意,再请阿汤夫妇吃皈。 约定时间到了,却只阿汤一人赴会,不见仙迪与他同来。 」你老婆呢 「阿积不见仙迪同来,便问阿汤。 」别提她啦,为新屋的装修问题同我吵交了。 「」你一向不是让仙迪作主吗怎么今次会吵交呢「」装修的事, 塬本是由她决定但她突然问我意见,我当是讲自已喜欢设计, 那知她嫌不好还说我完全没有品味,就这样, 跟她顶撞了几句。 「」小意思啦,买件礼物讨好她,包保没事。 「阿积献计阿汤,夫妇耍花枪是常有的事,这没什么大不了。 第二次见到阿汤,阿积问他如何,阿汤说已和好如初了。 两个老同学经常相约喝酒倾吃喝玩乐的心得, 有一次讲到夫妻床上之乐 阿汤大大力方说: 」我老婆好大食, 每天都要我和她来一次而且一次还不够,周时要梅开二度甚至参度, 搞到我一身散。 「」哗,仙迪这劲,花拉就不及他啦,我们是细水长流, 隔日来一次不过玩一次都好要命。 「」玩一次你都顶不顺似乎差劲点了!「阿汤实话实说。 」你以为啦,我跑的是马拉松,做一次等于你做几次。 「」有没有夸张点呀「」当然没有骗你,花拉是慢热型, 搞成半个钟至着火然后慢慢插,慢慢抽,她才有反应流水出来。 「」那就真是反应迟钝点了,如果你心急落力, 你出精她都未够瘾。 「」所以我要镇定心神打持久战,等她差不多到终点我才敢搏命骑。 「」假如有得选择,我宁愿连做几次,速战速决过瘾得多。 「阿积说出心里话。 」我刚和你相反,任我拣的话,我喜欢走马拉松, 每做一次出一次精就够皮。 「阿汤表示自己喜欢长途赛。 两人说完心里话静默了半分钟,互相以诡秘的眼神对望, 虽还没开口说却好像已猜到对方所想。 」阿积,不如我们…「汤马士先开口说。 」行吗 「阿积在阿汤说到一半时已作出反应。 」各自落嘴头游说啦,我想仙迪会肯,我都有所谓, 多个男人陪她玩而已。 你说服得了你老婆就没有问题。 「」我即管试试,未必行的。 「两个人竟然想到玩换妻游戏,互送对方绿帽, 难得两人俱认为妻子如衣服交换来玩不相干。 阿汤当晚回家,便试探仙迪的反应,一如平日, 仙迪主动要求阿汤和她做爱阿汤这次却留力, 没有放到尽仙迪当然意犹末尽,要阿汤多来两次。 仙迪,我今日不行了,就酱子吧 」 「你往日都好劲哦。 」仙迪不相信阿汤所说。 「一个人不是每日部好状态,当有高低潮, 我知你好 要不如我找个代表呀!」 「你讲到那去呀」 「阿积和我是老朋友, 我绝对信得过他我跟他谈过,大家都有兴趣交换老婆来上床, 好刺激哦仙迪,我想你都不拘呀!」 仙迪听完并没不悦之色。 「既然你不怕戴绿帽,我无所谓!」 阿汤素知仙迪思想开放, 果然接受交换伴侣的游戏。 「我跟阿积讲妥了,只要他老婆愿意,就没有问题啦!」 过了几天, 阿汤马士问阿积结果如何阿积说塬则上没问题, 不过一些交换细节和形式要详谈。 「阿汤,起初我老婆花拉不肯,后经不起我软硬兼施, 她才勉强点头但这几年她享受惯了,没有我不行, 我吓她 不答应就离婚她才勉为其难。 」 「阿积,你想怎样玩法」 「我们每次交换老婆上床一定要互相知道, 同时进行绝不能瞒着对方私下干。 」 「应该的,比如如约好去你家或来我家, 然后你带我老婆入房我带你老婆入房,各自快乐, 完事后交回对方手上这个没问题啦!」 订好换妻游戏的规矩, 两个男人便急不及待准备即将来的周日进行换妻。 以经济能力,阿汤和阿积绝对可以召高级妓女, 但他们却认为不够刺激而且不够安全,怕染上爱滋。 交换妻子便安全得多,玩得开心。 星期日,阿汤和仙迪去到阿积的住所,阿积和花拉留在家中等两人到来。 两对夫妇在客厅闲聊片刻,阿汤示意阿积可以开始了。 阿积先带阿汤入客房内,再返回自己的主人套房。 仙迪随即走入阿积的房间,而花拉亦步入客房。 阿积一见仙迪入到来,立刻把房门关上, 动手替仙迪脱衣服。 仙迪毫无窘态,亦替阿积卸去身上的衣物。 很快两条肉虫便抱得紧紧,仙迪感到阿积下面的肉棒急速膨胀, 顶着她的玉门。 两个都是快热的人,仙迪一对肉球被阿积搓捏, 已忍不住呻吟大作阴道流出大量的分泌。 阿积打铁趁热,把火辣辣的巨棒插入仙迪的阴道里。 粗壮的肉棒塞满仙迪的阴道,仙迪感受到阿积与阿汤很不一样, 他比阿汤更粗大给她极大的压迫感和充实感, 像快要爆裂那种感觉前所未有。 「噢…阿积,你好劲呀!」 阿积受到称赞, 更加兴奋狠力抽插,肉棒直顶花心,仙迪叫床声不断, 下面涌出大量淫液。 「呀…噢…好舒服,阿积,用力插,快, 插深点…」 阿积急冲锋的抽插了几十下仙迪已如痴如醉, 看样子就快要有高潮。 仙迪尽量挺起臀部迎合阿积,让他的肉棒尽量深入, 以便带给她更大的刺激更多的快感。 阿积抱着她的腰,像唧筒不停地泵。 「呜…我…顶不顺啦…快…快…」仙迪全身一阵抽搐, 快感至极而阿积多推送十几下亦抵达终点,喷出白桨。 两人休息了一会,仙迪又兴致勃勃,要求阿积再来一次。 仙迪主动用口含看阿积的肉棒,替他热身, 阿积给她又啜又吹很快又有反应,肉棒昂首吐舌竖起。 阿积雄风再振,与仙迪再享受一次性爱乐趣。 另一个房间内的阿汤和花拉亦配合得很好, 阿汤做足前戏功夫并不急急进入,因他知花拉是一个慢热的女人, 他用舌头舐遍她全身然后在她的敏感地带轻轻抚摸, 挑起她的情慾高涨。 花拉非常受用,一向与阿积做爱,阿积绝少有花这样多时间做戏让花拉热身, 花拉仍末动情他便粗鲁插入所以花拉难得有高潮, 每次都是敷衍了事。 阿汤便不同了,他知道花拉的特点,慢火煎鱼, 令花拉充分享受到做爱的乐趣。 到两人都进入状态,阿汤才挥动肉棒探桃源。 喜欢跑马拉松的阿汤,对着花拉如鱼得水, 不用被仙迪催促轻骑推策,正合花拉心意。 结果一个钟头,仙迪和阿积已经梅开二度, 而阿汤和花拉则刚刚第一次跑过终点四人同样获得满足。 自此次之后,两对夫妇便经常交换忱边人做爱。 起初按足规矩,大家交换同时进行,互相知道, 但稍后阿积却违反双方协议,竟私底下瞒着阿汤约仙迪出来幽会, 阿汤懵然不知。 最后阿积更提出要求仙迪与阿汤离婚,他则与花拉离婚娶仙迪。 仙迪暗中与阿积约会的事终被阿汤知道, 仙迪趁势向他提出离婚的事阿汤始终是爱仙迪的, 那肯答应。 阿汤愈想愈气愤,认为罪◇祸首是阿积, 于是在他的地产公司找他算账。 两人在地产公司内谈判破裂,动起手来, 拳来脚往阿汤不敌,拿起硬物作武器,打穿阿积的头, 公司的女职员见状报警阿汤伤人惹起官非,又与太太感情亮红灯, 至此悔不当初玩换妻游戏。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