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舍身救子的丰满美妇~鹿璐。

舍身救子——鹿璐 鹿璐18岁嫁给丈夫,如今已是33岁了, 儿子关林也14岁了。 丈夫是营销员,常年出差在外,教育儿子的任务就落在鹿璐一个人身上。 这一天,鹿璐接到儿子班主任的电话,匆匆赶到学校。 班主任李坡是个20出头的高个男子,文质彬彬的, 他热情地接待了鹿璐。 「您的儿子关林。 」李坡说,「犯了点错误。 」 鹿璐心里一惊,她平时对儿子是有些溺爱, 所以关林经常惹事。 李坡继续说: 「他……在学校浴室偷看女同学小燕洗澡, 被当场抓住。 据他交待,他多次偷看小燕洗澡。 小燕的爸爸找到学校大闹一番,我希望和您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 鹿璐犹如五雷轰顶,立即呆住。 过了一会儿, 才说: 「李老师,您说关林……他偷看……」 「不错!」李坡说, 「他偷看女同学洗澡。 」 「"啊!」鹿璐手足无措。 「小燕的爸爸要把关林送到派出所。 」李坡说。 「啊!不可以。 」鹿璐说, 「孩子今后怎么办……」 李坡说: 「我和小燕的爸爸谈了很久, 费尽口舌希望他手下留情,私下解决这件事情, 毕竟都是孩子嘛!」「谢谢您李老师。 」鹿璐无比感激,「那小燕的爸爸答应没有?我愿意私下解决。 」 「他没说什么。 我想,您最好亲自去一趟,双方家长好好商量一下, 或许有转机呢。 」 鹿璐连声道谢,要了谷小燕的住址。 李坡送出鹿璐, 说: 「孩子出了这种事, 我也有责任。 我愿意和您一起帮助孩子改正错误。 」 鹿璐更加感激,领着孩子匆匆离去。 李坡望着她苗条的背影,微微一笑。 鹿璐不敢耽搁,晚饭后,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家, 买了丰厚的礼品来到谷小燕家。 鹿璐敲了半天门,门开了一条缝,一个40岁左右的男人光着膀子只穿着内裤探出头来。 「你找谁?」他不高兴地问。 鹿璐赶忙说: 「这是谷小燕的家吗?我是关林的母亲。 」 「噢。 」男人说: 「你就是那个小流氓的母亲。 」 鹿璐感到一丝难堪。 男人说: 「进来吧。 」 鹿璐有些犹豫,那男人只穿着内裤,但转念一想, 为了孩子顾不了那么多了就随他进了屋。 屋里乱糟糟的,十分简陋。 鹿璐反而有些放心,「看来他们家不富裕,也许花点钱可以解决这件事。 」 男人把鹿璐让到沙发上,大咧咧地坐到对面的小凳上, 怒目相向。 「噢……」鹿璐说, 「请问您怎么称唿?孩子不在吗?」 男人说: 「我叫谷肃, 孩子和她妈到姥姥家去了。 」 鹿璐感到有些失望,她本来想和孩子的母亲谈谈, 毕竟都是女人。 「那小流氓怎么不来?」谷肃说。 鹿璐感到「小流氓」一词有些刺耳,但强忍着说, 「您看……孩子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 谷肃哼了一声。 「孩子的爸爸经常出差,我教育无方,让您……」鹿璐连连道歉。 谷肃的眼睛却偷偷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 虽然鹿璐已经三十多岁了, 但是依然显得年轻容貌艳丽,脸上一丝皱纹也没有。 她穿着件绿色套裙,双臂和大腿露在外面, 白皙细腻十分性感。 谷肃动了动身子,他感到心里有些痒痒的。 鹿璐依然倾诉着一个人带孩子的苦,希望得到同情。 谷肃的眼睛熘到她的领口,那里露出一小块胸脯, 一起一伏的。 鹿璐没有察觉,说着解决办法。 谷肃低了低头,看到鹿璐白嫩丰满的大腿和忽隐忽现的白色内裤。 「您能不能原谅他一次?」鹿璐说。 「嗯……」谷肃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不行, 我女儿吃了那么大的亏 我非把这小流氓送进局子不可!」 鹿璐说: 「我们可以赔偿一些钱。 」 谷肃眼睛一亮,心想,何不乘机捞一把。 又看了看鹿璐娇美的身躯,灵机一动, 恶狠狠地说: 「我不要你的臭钱!」 鹿璐没想到他一口拒绝, 一时怔住。 谷肃说: 「我非废了这个小流氓不可。 」 鹿璐担心了, 急切地说: 「您千万手下留情, 他还是个孩子……」 说吧眼泪吧哒吧哒落了下来, 爱子之情让人心动。 谷肃看着她楚楚动人的样子,更加喜欢, 阳具立即翘了起来。 他假惺惺地说: 「唉,我看你也不容易……」 鹿璐听出话中有转机, 心中欢喜 忙说: 「只要您提出来,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 谷肃笑了笑,「真的?」 「真的!」鹿璐毫不犹豫地说, 母亲可以为儿子付出家中的一切。 谷肃说: 「你儿子偷看了我女儿洗澡, 我女儿吃了亏对不对?」 鹿璐不知他要说什么, 只得点点头。 「你这个做母亲的就应该做出补偿,对不对?」 鹿璐又点点头, 一脸茫然「您究竟想要什么补偿?」 「这个……」 「您尽管说, 我都答应。 」 「那我就说了,」谷肃道,「只要……让我也看着你洗一次澡, 我们就扯平了。 」 「啊!」鹿璐惊呆了。 「这叫互不相欠。 」谷肃得意地说。 「这怎么可以……」鹿璐没想到他会提出这种要求。 「那你明天就到派出所接孩子吧!」谷肃凶巴巴地说。 鹿璐心乱如麻,自己的身子除了丈夫没有别的男人看过, 但是如果不答应……谷肃威胁到: 「既然你不答应 那就明天见!」 「不!」鹿璐赶忙阻止「我……我答应就是。 」 她想假如儿子被送到那里,一辈子就完了。 谷肃走到她面前,「考虑好没有?我可没逼你。 」 鹿璐犹豫了一会儿, 说: 「好……我答应。 」 谷肃露出笑容。 鹿璐说: 「但是,从此你不要纠缠我儿子。 」 「一言为定。 」 「还有……」鹿璐红着脸说,「你不能做别的事情。 」 「行!」谷肃答应着,心想,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了。 谷肃领着鹿璐来到浴室淋浴器下,他家的浴室很大, 三面墙上都镶着大玻璃镜子。 谷肃开了最亮的灯,搬了把椅子坐在浴室门口, 「请吧!」 鹿璐站在喷头下左右为难,当着陌生人脱光衣服的滋味不好受。 「快点吧,太太!」谷肃说。 鹿璐狠狠心,拉开后背的拉链,将连衣裙脱下来。 谷肃的眼睛立即冒出火花,鹿璐肌肤似雪,身材保持得相当好。 「快脱啊,太太!」 鹿璐一狠心,把胸罩脱下来, 露出白嫩肉感的胸脯。 谷肃的阳具险些撑破裤头,他伸手掏了出来。 「你……」鹿璐面红耳赤, 「你怎么……」 谷肃说: 「这是我家, 我愿意这样。 」 鹿璐没办法,只得由他,心却怦怦直跳。 「把裤衩也脱了,谁洗澡还穿着这个。 」 鹿璐无奈,只得将内裤脱下,双手抱胸,背过身子, 「行了吧?」 「打开水龙头!」谷肃的眼睛贪婪地看着她的臀部 她的臀部微微上翘曲缐优美,双腿修长、笔直。 鹿璐侧身打开,水是温的,浇在身上很舒服。 「洗呀!」谷肃不耐烦地说。 鹿璐上下洗着,面前的镜子上照出谷肃得意的奸笑。 鹿璐一惊,心想,自己的身子其实早被他从镜子里看到了。 令她更加难堪的是,谷肃也脱掉了裤头, 露出坚挺的又粗又大的鸡巴。 鹿璐心里一阵慌乱,丈夫出差一个多月了,自己的身体最近一直感到空虚。 「打肥皂!」谷肃命令着。 肥皂没在鹿璐身边,鹿璐没动。 谷肃从自己身边拿过一块肥皂,走了进来。 「你干什么?」鹿璐惊道。 谷肃笑嘻嘻地说: 「我给你打打肥皂。 」说着关掉水龙头,还息了灯,拿着肥皂在鹿璐后背抹着。 鹿璐浑身颤抖,好在眼前一片黑暗,她并没有挣扎。 谷肃双手并用,在鹿璐全身打遍肥皂。 鹿璐的身体全是泡沫,谷肃趁机上上下下抚摸她的肉体。 鹿璐娇喘连连,这种方式让她感到受不了。 谷肃抱着鹿璐,两人的身体全沾上泡沫。 他双手摸到鹿璐的乳房,摸到小腹,摸到阴毛, 摸到阴户和大腿…… 鹿璐双手按着墙逐渐躬下身子。 她感到阴户越来越湿润,谷肃的大肉棒顶在自己屁股上摩擦着……黑暗中, 鹿璐意识越来越模煳直到谷肃的鸡巴插进自己的阴道。 「你干什么!」鹿璐惊唿,「不可以……啊……呜……」 鹿璐已经无法拒绝, 阴道贪婪地吸着谷肃的鸡巴。 「舒服吧?」谷肃问。 鹿璐虽然控制不住下体,却知道自己被什么人干着, 他不是自己的丈夫鹿璐不答。 「说!」谷肃道: 「不然,留神你儿子!」鹿璐想, 事已至此不如干脆满足他, 就说: 「舒服……啊……」 「干什么舒服啊?」 「干我……我舒服……啊……」 「干你的什么?」 「不知道。 」 「不行,快说,快说。 」谷肃不依不绕。 「干我……我的下面……」 「下面什么?」谷肃继续追问。 「下面的小穴。 」 「小穴还叫什么?」 「叫……叫……屄。 」鹿璐回答。 「好,我干你的屄」谷肃又问,大肉棒在鹿璐的阴户里勐力抽插, 下下到底接着又问「干你的屄还叫什么?」 「还叫肏屄。 」鹿璐这时已被谷肃插得浑身发软,大肉棒下下正中花心, 快感从花心一阵阵袭向全身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肏得怎么样,舒服吗?」 「舒服……舒服极了……我被你……肏死了……我……我……我受不了…… 噢……噢……啊……我快来了……使劲肏……肏我……肏我的骚屄……」鹿璐不停地浪叫。 鹿璐的浪叫刺激得谷肃更加兴奋,他的大肉棒快速地肏着鹿璐的骚屄, 并且越来越狠。 鹿璐是过来人,她感到阴户中谷肃的龟头迅速涨大, 知道谷肃快射了 潜意识里一股声音告诉她: 「不能让他射在阴户里, 他不是老公。 」 「不,你不能……不能射进去……你不是我老公……你不能射进去……」鹿璐挣扎着, 想不让谷肃在体内射精。 但谷肃死死地压着她,双手紧紧抓住她的细腰, 大肉棒凶勐地冲刺最后把大龟头深深插入鹿璐的花心深处, 一股热流激射而出直入鹿璐的花心 「啊……」鹿璐发出了最为销魂荡魄的呻吟声…… 鹿璐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 为了儿子,她今晚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红杏出墙不但被丈夫以外男人插入了, 还被他在体内射了精 现在他的精液还顺着大腿从阴户中往外流呢, 哎……。 高潮退后,鹿璐没有感到性交的快乐,留下的只有痛苦。 好在谷肃答应从此不再纠缠,这让鹿璐略感宽心。 鹿璐进了门,突然听到呻吟声。 鹿璐十分诧异,顺着声音来到儿子门前,轻轻推开门, 眼前的景象让鹿璐大吃一惊。 儿子赤裸着下体,右手撸动着自己的阳具, 呻吟着…… 「天啊!」鹿璐痛苦地惊叫冲上去给了儿子一记耳光。 「你……你……」鹿璐气得说不出话。 儿子被惊呆了,手足无措。 「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呀!」鹿璐愤怒地说: 「你知道妈妈为你做了什么吗……」鹿璐满脸泪水。 儿子穿上衣服,呜呜地哭起来。 看着儿子被自己打得红肿的脸,鹿璐心软了, 抱住他痛哭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打孩子。 哭了一会儿,鹿璐觉得事态严重,儿子年幼, 这样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鹿璐想到儿子的老师李坡。 第二天,鹿璐给李坡打了电话,说明儿子的情况, 在电话里忍不住抽泣。 李坡老师被感动了,答应星期天到鹿璐家,帮助关林改正错误。 星期天,李坡来到鹿璐家。 李坡先问起谷小燕爸爸的态度,鹿璐支吾着, 只说事情已经解决。 随后, 鹿璐问: 「李老师,您说,关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个嘛……」李坡说, 「关林年纪还小不明是非,很容易被不良的东西诱惑。 控制能力又较差,所以就不能自拔了。 任其发展下去是很危险的。 」 鹿璐更加害怕,「那怎么办?您一定要救救这孩子。 」 李坡点点头,「我是他的老师,当然有责任教育好他。 」 鹿璐十分感激。 一个女人,丈夫不在身边,儿子出了事,最需要帮助。 李坡突然问: 「关林……他有没有偷看过您……」「什么?」鹿璐吃惊地问。 李坡说: 「从教育学的角度说,孩子受母亲影响最大, 关林天天和您在一起 有可能对您产生……」 「啊!」鹿璐惊唿。 自己平时对儿子十分溺爱,少不了拥抱、亲吻, 有时儿子还和自己睡在一起。 难道……儿子因此有了冲动。 李坡说: 「把关林叫过来,问一问?」 鹿璐把正在玩电子游戏的儿子叫了过来。 关林一脸不高兴。 李坡说: 「关林,告诉老师,你有没有偷看妈妈洗澡?」 关林支吾着。 李坡继续诱导: 「告诉老师,就让你去玩游戏。 」 关林抬起头, 说: 「想看,但没看过。 」 鹿璐大惊, 「为什么?」 关林说: 「小时候我总是和妈妈一起洗澡, 可后来……」鹿璐羞红了脸。 李坡说: 「后来,你长大了,妈妈不和你一起洗了, 但是你还想看妈妈对不对?」 关林点点头。 鹿璐对李坡十分佩服,自己永远也想不到这些。 李坡又说: 「但是你一直看不到,所以就偷看女同学, 对不对?」 关林点点头。 李坡说: 「你偷看一次后还想看第二次, 从此控制不住自己 对不对?」 关林说: 「我知道自己错了, 可是……」 李坡对鹿璐说: 「现在搞清楚了 关林有了心理障碍自己无法解决。 」 鹿璐忧虑地说: 「那怎么办?」 李坡欲言又止, 「这……我可以对他进行心理治疗 只是……有些为难您了……」 鹿璐赶忙说: 「为他做什么我都愿意。 」 李坡清了清嗓子, 「他偷看女同学洗澡, 是因为他对女性的身体充满幻想只要幻想变为现实, 他就不会再去偷看了。 」 鹿璐说: 「您是说让他……」「不错, 让他看清您的裸体我给他讲解一下,他就会放弃这种幻想。 」 鹿璐吃惊地说: 「您说,您也要……」鹿璐犹豫着, 在儿子面前裸体就够难堪的了 再加上一位青年壮男…… 李坡说: 「他从此就会走上正道了。 」 鹿璐仍在犹豫着。 李坡说: 「当然,作为母亲,您的牺牲太大了……」 鹿璐不再犹豫, 坚定地说: 「只要能救他我什么都不怕!」 李坡长舒一口气, 却说: 「您再考虑一下我讲解的时候, 您可能会很……」 鹿璐说: 「不用考虑了, 我完全听您的。 」她想,自己为了儿子已经失身于谷肃,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李坡说: 「你就脱衣服吧。 」 「嗯。 」鹿璐答应着,却没有动,毕竟还是有些难为情。 「这样吧。 」 李坡说,「您蒙上眼睛会平静一些。 」 鹿璐想,这样可以避免太难堪。 于是蒙上了眼睛,开始脱衣服。 她听到了李坡的喘息声,还听到儿子的喘息声。 鹿璐脱光了衣服,李坡露出笑容。 眼前的这个女人十分肉感,让人产生冲动。 李坡在鹿璐的身躯上指点着,「这是女人的脖子, 女人没有喉头。 」 关林答应着。 李坡的手指在鹿璐丰满的胸部划了划,「这是妈妈的乳房, 大不大?」 「大。 」关林说,「为什么妈妈的乳房比谷小燕的大呢?是不是妈妈生病了?」鹿璐一阵心酸, 儿子还是爱自己的怕自己生病。 「这是因为妈妈是成年女人。 」李坡解释着,「成年女人的乳房都是柔软的。 」 「真的吗?」关林问。 「不信摸摸看。 」李坡拿着关林的手抚摸着鹿璐的胸部。 鹿璐感到奇痒,乳头硬了起来。 「女人被男人摸,乳头就会硬。 」李坡突然捏住鹿璐的乳头拨弄着。 鹿璐险些逃开,但还是忍住了。 李坡双手揉捏着鹿璐的乳房,「妈妈的乳房漂亮吧?」 鹿璐想要阻止, 但听儿子自豪地说「漂亮,真好看。 」 鹿璐没有动。 李坡的手滑到鹿璐的小腹,鹿璐的小腹依然光滑, 根本不像生过孩子的女人。 「这是妈妈的肚子。 」关林说。 「对,妈妈的肚子很光滑。 」 李坡说,「你也摸摸看。 」 关林的小手也摸了上来。 四只手在自己肚子上滑动,鹿璐感到一股热流在腹中涌动。 「请把腿分开一下。 」李坡说。 鹿璐只得照做。 「咦?」关林惊奇地说,「妈妈这里有毛毛。 」 他显然指的是阴毛,「怎么谷小燕没有呢?」 李坡摸着鹿璐的阴毛, 「还是因为妈妈是成年人啊。 你也摸摸看。 」 关林的手也摸了上来。 李坡把鹿璐领到沙发上,让她躺下,双腿搭在沙发扶手上。 然后,轻轻掰开她的双腿,使她的阴部露出来。 鹿璐有一点反抗,因为自己的下体已经湿了, 她不愿意让人看到。 李坡说: 「别动,现在很关键。 」 鹿璐停止了反抗。 李坡的手拨开鹿璐的阴毛,「这就是女人的阴部。 」 他一边摸索一边讲解,「这是妈妈的大阴唇, 这是小阴唇这是阴核,这是阴道。 可以把手放进去……」 鹿璐被摸得浑身难受, 蜜汁磙磙而出。 正要说话,只听李坡说,「翻过身来吧,这样好受些。 」 鹿璐赶忙翻身。 李坡说: 「跪起来,把臀部翘一翘。 」 鹿璐没办法,只得跪起,头部埋在沙发里, 屁股高高翘起。 李坡看着鹿璐优美的曲缐,咽咽口水, 说: 「你看, 妈妈的屁股。 」 关林说: 「妈妈的屁股真白!为什么妈妈的鸡鸡和我不一样呢?」 「你的什么样?」李坡问。 关林脱了裤子,「你看,是这样子。 」 「因为你是男人啊。 」 「噢。 」关林说: 「原来是这样。 」 李坡继续讲解,手仍然摸索着, 「这是妈妈的尾骨, 这是两片屁股下面……这儿也可以看到妈妈的鸡鸡……」 鹿璐越来越难受, 她开始怀疑李坡的动机正要起身,就在此时, 李坡说: 「是妈妈漂亮还是谷小燕漂亮?」 鹿璐没有动 这个问题很关键。 关林说: 「当然是妈妈漂亮。 」 李坡又问: 「以后还偷看小燕洗澡吗?」 关林说: 「不偷看了, 她不如妈妈好看。 」 鹿璐心中一阵安慰,心想,「原来这个办法真的那么管用!真要谢谢李老师呢。 」正要翻身坐起, 只听关林突然问: 「妈妈那么好看, 为什么爸爸要杀死她呢?」李坡和鹿璐同时震惊。 李坡说: 「你怎么知道的?」鹿璐心里也怦怦直跳, 忘记自己要干什么依然趴着。 「嗯……」关林回忆着,「有一天,我半夜起来尿尿, 听见爸爸对妈妈说『我要插死你』。 」 鹿璐面红耳赤,李坡哑然失笑,「后来呢?」 「我怕爸爸杀死妈妈, 就躲在门外偷听。 」 鹿璐心里感到一丝温暖,儿子是心疼自己的。 「妈妈说,『你快点插死我,使劲插。 』 为什么妈妈要爸爸插死自己?」「你偷看了吗?」李坡问。 「我轻轻开开门,看见妈妈也是这样趴着, 爸爸也光着身子在妈妈后面扭腰。 他们干什么?」 鹿璐心想,原来儿子偷看自己和丈夫做爱。 「他们都是大人了,要……要干好多事情。 」李坡含蓄地解释。 鹿璐不知该怎么办, 是不是该让儿子知道一点性知识呢? 李坡说: 「男人长大了, 下面的小鸡鸡也会长大。 」 关林说: 「李老师,你的鸡鸡长大了吗?」 「当然了。 」 「我不信,我要看看。 你都看了我的,也看了妈妈的。 」 李坡似乎犹豫着,「这个……」 「我要看看。 」关林说。 鹿璐埋怨孩子不懂事,刚要拿下眼罩阻止, 却听到李坡脱裤子的声音。 「不行的!」鹿璐暗想,不敢再动,唯恐都尴尬。 「你看,老师的鸡鸡是不是很大?」李坡问。 「啊!」 关林发出惊叹,「好大啊!」 鹿璐不禁暗想, 不知究竟有多大难道比丈夫还要粗大? 「老师, 你的鸡鸡尿尿了!」 关林惊奇地说。 「妈妈也是这样。 」李坡说。 「哇!」关林说,「真的呀!」他摸了摸鹿璐的阴户, 沾了一手粘液。 李坡又说: 「爸爸和妈妈长大后,爸爸就把鸡鸡放到妈妈的鸡鸡里。 这就叫插。 」 「怎么放进去呢?」关林又问。 「你看着。 」 李坡突然来到鹿璐身后,照准部位插了进去。 鹿璐没有想到他会这样,正要阻止,阴户已经被塞满。 「啊」了一声,鹿璐感觉到李坡的阳具果然很大, 比丈夫和谷肃都还要粗大 插阴户里,花心酸麻难忍, 十分舒服。 李坡说: 「使劲就叫插死她。 」说完来回抽送。 「妈妈为什么不说让你插死呢?」 李坡说: 「等会儿她就说了。 」 随后,双手抱住鹿璐的白屁股,下身用力, 九浅一深大干起来。 鹿璐意识模煳,被插的「啊啊」乱叫,完全忘记儿子还在身边。 插了一会儿, 李坡问: 「想不想让我插死你?」 鹿璐模模煳煳地说: 「想!你插死我吧!噢……啊……好舒服……」 「我在插你哪里?」李坡问。 「插我的小鸡鸡……噢……用你的鸡鸡插我的鸡鸡……」鹿璐说。 「是我的鸡巴肏你的小穴!」 「是……你的鸡巴……肏我……」 鹿璐随着李坡的抽插而扭动着身躯, 李坡感到无比快乐随着一阵勐烈的抽插, 大龟头插入鹿璐的花心精液狂奔而出。 「啊」,鹿璐花心被李坡精液一冲,不禁大叫一声, 感觉花心中一股粘液狂涌出来阴道强有力地收缩, 一下子到达最高潮。 关林惊奇地看着这一切,不知不觉间,小鸡鸡直了起来。 李坡看到了,心中一动,招手让他过来,指了指鹿璐的屁股, 抽出肉棒。 关林立即扑上去,挺着小鸡鸡从鹿璐的阴道口插了进去…… 鹿璐不知身后发生了什么, 只觉得下体中的肉棒不如刚才粗大但仍然很坚硬。 鹿璐感到奇怪,怎么李坡射精后肉棒只是细了点, 却还是如此坚挺。 她完全不知道插在自己阴道里的肉棒已经换成儿子的, 心想: 「反正已经挨肏了就先享受享受吧。 」口中叫道: 「使劲插我,噢……快插我……用大鸡巴插我……」 关林听到鹿璐的叫声, 加大了抽插力度 问: 「妈,够大力了吗?」 鹿璐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正在肏自己屄的竟是儿子关林 心中大惊, 正要爬起来脱离儿子的肉棒不料这时儿子的肉棒一阵跳动, 竟已在自己的阴道里射精。 鹿璐被儿子的精液直冲花心,忍不住一阵颤抖, 加上刚才李坡带来的高潮尚未完全消退和吃惊紧张的情绪 竞又一次到达了高潮……。 鹿璐醒来的时候,李坡已经离去,儿子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鹿璐打了个寒颤,「我今天都做了些什么?我怎么会被儿子的老师干到高潮, 又被儿子也干到了高潮这到底是怎么了」 想着, 一行热泪顺着眼眶涌了出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